重阳后记

对我来说,

九月九只是存在日历上的一个节日。

我们家乡没有过重阳节的风俗。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都是别人家的登高,赏菊。

还有把重阳节当团圆节或者祭祖日的。

说起菊花,我养的各种小菊都还没开花。

沿海温暖潮湿的气候,不适合她们艳放。

偶尔看到花蕾冒头了,

愣是开不成,直接枯死在枝头。

折在我手上的花花,

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天生天养淘汰掉一批温室里的花朵,

存活下来的都是命硬的。

前阵子送走了两盆九里香,两盆太阳花,

一盆翠芦莉和一些多肉。

阳台一下子空了不少,

有股打开天窗被人随时偷窥到的感觉。

数来共有34多个品种,

还有一个月前播下的新品种,

慢慢在发芽中,活了的话又添几个品种。

每个品种不止一盆,比花园还花园。

方寸之间,自有天地。

给无趣的日子,增添多一点色彩,

多一分情趣,除了敲字刷手机外搞搞事。

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享受独处的乐趣。

也一直希冀着,时常有着敏锐的洞察,

保持着细腻的共情,叙情于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