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之后

并没有白露为霜,酷夏蒸腾的热气,秉着融化一切的热烈,炙烤着生灵万物。

一时过云雨,一时艳阳照,厚厚的云层在头顶上缓慢地移动,海浪拍打着美丽湾的沙子,细腻柔白,浅海上翻腾的小浪花,乍一看以为是鱼打挺,老鹰在高空徘徊,在远处黑影有迹可循地移动,是飞机。

结两三好友吹吹海风,晒晒太阳,日子甚是惬意美好。

顽童在沙滩上与海水嬉戏得不亦乐乎,光着身子挖着沙子,一个个沙坑在海水涌上来时又被抚平。

多想把心事让海水带走,把平静留下,是否岁月能了无痕。

《白露之后》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